首页

繁体

第四百四十六章 師道尊嚴崩了(1 / 1)

四天後,關東聯合製作局還真迎來了一批新員工。

這些員工大多四五十歲的年紀,或是渾身上下透著一股萎靡不振之氣,或是一臉的迷茫失措,或是目光隱隱透著憤怒不平,反正就是不痛快不高興被發配到關聯企業,薪水要降,福利要降,職級也要降,就算認命了,想高興也高興不起來。

這年紀了,想重新開始哪有那麼容易,也就隻能養老了。

但讓他們沒想到的是,被發配到關東聯合還僅僅隻是倒黴的開始,他們到了製作局屁股還沒坐熱乎呢,就被以各種理由繼續往下級關聯企業踢關東聯合也是有關聯企業的,製作局就控製著一大批。

製作局也不想要他們,就算想補充新血也不是這個補充法,這些人來了能乾什麼在辦公室看報紙嗎混一天是一天的樣兒,專業往往也不太對口,更是沒什麼奮進精神,純粹就是來消耗資源的。

以前是沒辦法,看在日經報業集團的麵子上不得不好好安置,給個起碼的待遇,但現在千原凜人已經決定要開戰了,那村上伊織自然不會再客氣,立刻就痛下殺手。

她早就想這麼乾了,不但收拾了新分派來的員工,還開始翻製作局內報社派的老帳,把以前為了保證內部穩定而沒公開的黑帳找了出來,鐵證如山之下,連續追究了三名報社派專務以及一名常務的貪腐瀆職問題,順藤摸瓜扯出了一大串,很像要把報社派徹底趕出製作局。

甚至,在得到千原凜人的首肯後,她還把誌賀步以前任局長時遺留的“小金庫”給端了,和一大批有誌賀步親友、同學任職,疑似在給他進行利益輸送的關聯公司解除了合約,再次讓風氣為之一震。

誌賀步沒吭氣兒,但報社派怒了,通過種種途徑表達不滿,甚至有人找到了千原凜人頭上,而千原凜人也沒客氣,冷著臉來一個罵一個這些日經報業的員工確實是無辜的,確實有些可憐,確實需要養家糊口,確實也有著妻兒老小,但我也不欠他們的,他們前半生一直在替日經報業集團做貢獻,要對他們負責的是江崎壽,不該是我

他們要鬨該去找江崎壽鬨,跑來找我是不是覺得我好欺負

僅用了兩天時間,這批被日經報業集團拋棄的老員工還沒抱團完畢,施展最擅長的辦公室鬥爭就被再次下放完畢了,而有些一時清理不掉的職級較高,千原凜人就是局長也一個人說了不算的那部分空降員工,直接被關進了冰箱。

比如,帶著特殊使命而來,年富力強被任命成了副局長,疑似要重新聚攏製作局內報社派力量,以防將來有什麼萬一好接班的家夥,目前負責的主要工作是清點衛生紙數量沒人聽他的,千原凜人長期以來收買人心,製作局從基層起就是鐵塊一塊,這家夥也就做做清點衛生紙數量之類的事才沒人會乾涉,一旦想乾點彆的,馬上無數視線投注過來,準備揪他的小尾巴立功。

這人就像是突然進了諜戰劇,總覺得時時都有人在偷窺自己,時時有人在暗處給自己使絆子,害自己做事連連出錯,最後坐在辦公室裡都一日三驚,硬是找出了一枚竊聽器是誤會,他的袖扣不小心掉了,泛著金屬光澤很像一枚竊聽器,純屬自己嚇自己。

衝突終於逐漸表麵化了,千原派vs報社派、台長派以及銀行派的大戰像是拉開了序幕,雖然江崎壽、誌賀步等人一時沒有反應,但整個關東聯合私下裡開始暗流湧動。

有人唉聲歎氣,感覺關東聯合大好的形勢極有可能自此而敗壞,根本想不明白為什麼理事會這幫人要這麼短視。

這時候開始爭鬥,是對所有人都有害的,這幫高層為什麼就不能和睦相處,齊心合力呢

有人在替千原凜人擔心,他是功勞大,也是關東聯合第二大股東的代表,不是無足輕重的小人物,但畢竟人孤勢單,這時候和台長、第一大股東擰著來,下場實在堪憂。

應該韜光養晦等幾年的,誌賀台長年紀那麼大了,又那麼胖,你就不能等他腦溢血這真是急什麼啊

千原派的骨乾們則無所謂,他們對千原凜人信心很足,相信他會做出正確的判斷,目前情緒穩定了不起再進一次地下室唄,又不是沒進過,有時天熱了還挺懷念那裡的,涼颼颼的特彆舒服。

津村晴喜等人嘻嘻哈哈根本沒往心裡去,大樹底下好乘涼慣了,他們不操這份鹹淡心,就接著負責他們的項目。

千原凜人本人更不在意了,隻是耐心等著最後決戰的到來。

努力積累了七年多,到了渡劫的時候了。

能渡過去,自此由蛟化龍,天高海闊任遨遊,前景無限;不能挺過去就不用提了,元氣大傷,搞不好就此由蛟退虯,再回泥潭裡趴著和泥鰍玩。

不過他很快收到了一件從關西由專人送來的和服,仔細瞧了瞧,覺得頗為滿意,外加這幾天也挺辛苦的,當天晚上開完了一個小會,看看暫時沒什麼急事了,抱著盒子就回了家。

大戰前放鬆一下也好。

他興致相當不錯,畢竟等了好幾天了,但一進門就撞上了近衛瞳和聖子,這兩個人正在前院木簷下吃著零食討論新節目。

近衛瞳的新節目孤零零的房子已經拿到預算了,眼看就要進入製作期,而這節目針對的是“孤獨症”人群,聖子這假冒偽劣的文學女青年經常無病呻吟,做些感秋傷月、思考人生的長短句,還是台詞編劇出身,近衛瞳覺得她來設計問題以及對話很合適,直接就抓了她當苦力。

聖子也無法拒絕,近衛瞳是她師姐,她不好意思反抗,很老實的就從了,按著近衛瞳的思路開始幫她精修劇本,最近時常湊在一起討論。

這是正事,千原凜人不想打擾她們,邊示意她們不用行禮問候了,邊笑道:“你們忙你們的,我去找你們寧子姐姐。”

聖子還是乖乖行了禮,順便說道:“寧子姐姐正在泡澡,師父,您可能要等一會兒。”

近衛瞳則很期待道:“師父,先彆走啊,能不能幫我們看看節目劇本”

千原凜人想了想,覺得依自己那懶散女友的性格進了浴缸,八成要在裡麵睡一會兒的,耽誤點時間不要緊,便坐到了木簷下,吹著晚上的柔風,頂著潔白的節能燈光翻看起了劇本。

孤零零的房子是檔成本很低的訪談類綜藝,就是一個小規模的創作團隊、一兩台攝像機以及名工作人員就夠了,平均一期一百多萬円的製作成本,和跟你回家有一拚。

這種節目一般主要是用來填充時段的,重要程度相對較低,之所以會投產,讓近衛瞳積累製作經驗的因素更濃一些,他並不是太重視,但弟子有心上進,該給意見還是要給的。

不過這種節目能不能出彩,更多要看“嘉賓”反應以及攝製時的節奏和氛圍,這個他無能為力,隻能看近衛瞳自己的本事了,倒是各種環節設計和台詞他還能發表點意見,簡單看了看便開始幫著分析,讓聖子自己斟酌要不要修改弟子們也成長起來了,他也不可能一輩子把她們護在羽翼之下,總有一天她們要自己迎接風雨,自己做出各種選擇,那從現在開始適應也不錯。

撲了也沒事,有他兜著呢

聖子聽得很專注,千原凜人講得也耐心,但冷不丁聽到近衛瞳說道:“是和服啊,我還以為是人家送了什麼好吃的啊咧,竟然還是八口身”

精致的木盒讓她很好奇,也沒大沒小慣了,閒著無事就打開盒子看了一眼,而千原凜人頓時吃了一驚你怎麼會認識你不是四國土包子嗎

他還沒來得及製止,近衛瞳已經拎著衣服從腋下把手伸進去了,在裡麵掏掏摸摸,樂道,“師父,你是不是去風俗店了突然買這種衣服做什麼是想讓寧子姐姐穿嗎”

千原凜人沒想到這家夥竟然一蒙就中,乾咳了一聲,訓斥道:“胡說八道,再敢沒大沒小就去洗廁所”

聖子一臉迷茫,一時沒反應過來,但看到近衛瞳的手在和服腋下進進出出,不時還鼓出個包來,虛空揉球特彆起勁,很快就懂了,小臉一直紅到了耳根,低下了頭看也不看,身子都佝僂起來,以免自己的胸顯得太大。

千原老師怎麼會拿這種衣服回家

千原凜人覺得自己的師道尊嚴當場就崩了一角,趕緊解釋道:“不是你們想的那樣,這是名家所製,是我給你寧子姐姐帶回來的藝術收藏品。”

近衛瞳信了,主要是她覺得千原凜人就算去過風俗店也沒什麼不妥,點頭道:“原來是這樣啊,師父,這件確實比我見過的精致多了。”

“你見過”

“是啊,我看人穿過。那次津村請客,吃過飯唱過k就帶我們去了俱樂部接著喝酒,那裡的女公關就穿著這樣的衣服哦,陪我的小姐姐還讓我伸手進去感受過,特彆好玩”

千原凜人真的驚到了,“你去過風俗店”

“對啊,不止我,好多人都去了。那次是千原派的私下聚會,有西島小姐,三田桑,吉崎那家夥,好像白木也去了吧去了十多個呢”

近衛瞳說得理直氣壯,去風俗店又不違法,大家喝喝酒聊聊天,公關女炒熱著氣氛,職場上的男同事也都對公關女們老老實實,讓西島瑠美這種性格清冷的人都沒有任何不適她也覺得挺開心的,女公關特彆會說話,句句說到她心裡,拿她當大名人對待,哄得她超級高興,差點就當場膨脹了。

就是正常的職場社交,和去酒吧喝酒一樣,隻是貴了好幾倍,但她覺得挺值的。

千原凜人真的無語了,千原派私下聚會都不用叫我的嗎到底誰才是派係首領不對,你們聚會怎麼能去那種場所

津村那小子真是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自己不學好還教壞了一堆人

他心裡給津村晴喜記了一筆黑帳,轉頭望向了聖子,而聖子正偷眼看他,見他望過來連忙紅著臉拚命搖頭。

我我沒去

千原凜人鬆了口氣,還好,最老實的弟子沒被汙染,而近衛瞳看了看聖子,樂嗬嗬道:“聖子你沒去過嗎不要緊,改天師姐帶你去見識哎呀”

千原凜人毫不猶豫就一巴掌拍在了近衛瞳的後腦勺上,把她後半句瘋話拍沒了,罵道:“以後不準再涉足那種地方,再不學好就逐你出師門”

近衛瞳立馬就縮了頭,徹底老實了,不敢再說什麼瘋話,而這時美千子帶著狗散完步回來了,見到千原凜人很高興,一溜煙就小跑過來,樂道:“師父,你回來啦”

接著她看了看縮著頭的近衛瞳,奇怪問道,“怎麼了這件和服是誰的”

她是家裡最愛打扮的那個,隻看了一眼就發現和服價值不菲,伸手接過來細看衣料,但馬上就發現款式有問題,頓時腦袋一低,整齊的齊留海讓純淨的大眼睛瞬間蒙上了一層淺淺的陰影,從牙縫裡擠出了一句話,“八口身稀父,你是不是學壞了”

千原凜人一時無言以對。

你為什麼也認識難道你也去過風俗店你這年紀該進不去吧

他感覺師道尊嚴又崩了一角,就剩兩角已經完全站不住了,眼看就要塌掉,趕緊道:“不要誤會,這是我給你寧子姐姐帶回來的收藏品。這個你真知道這是什麼嗎”

你彆瞎猜,你沒理由會認識,你年紀不對

美千子眼睛還在陰影之中,顯得瞳仁格外黝黑,淡淡道:“我當然知道,這是不正經女人穿的不正經衣服,專門用來取悅不正經男人的,根本沒有收藏價值師父,請你不要狡辯了,100個女孩子中至少有99個比男人懂衣服,你騙不了人的,你是不是就是學壞了”

這話說得好有道理,實在令人辯駁無能,千原凜人再次無言以對了,讓美千子的小臉陰上加陰,眼中全是痛惜。

師父,你以前是個多好的男人啊,簡直可以說是男人中的楷模,雖然無趣了些,但好正經好讓人有安全感,結果突然就道德淪喪了突然就墮落了

師父,我對你太失望了

千原凜人歎了口氣,完了,全特麼的完了,就是想和女友搞點小情趣,調劑調劑心情,結果一個不小心師道尊嚴都快崩完了。

這可怎麼辦

這時寧子擦著頭發出來了,奇怪問道:“你們怎麼都在這裡,發生什麼事了”

美千子毫不猶豫就把以前最敬愛的師父賣了,拎著衣服就說道:“寧子姐姐,你要小心,師父這次回來沒想乾好事”

寧子微微歪了頭看了看衣服,吳織墨染,整體色調很素雅,手工也極好,應該是京都鬆浦流大師的作品,但明明是成年吳織和服,卻用了八口身版式,現在隻有條中流才會這麼做

她瞬間也懂了,剛泡過澡顯得格外水嫩的臉兒上微微泛起了紅暈,眼兒也眯了起來,睫毛輕顫中,整個人透著一股媚意,表情更是若有所思,一思人更加泛紅了,而千原凜人頭皮一陣發麻原來你也很懂啊

這真是倒黴,家裡怎麼人人都懂,明明是風俗店裡的事

寧子隻是看了他一眼卻沒和他說什麼,接過衣服好好疊好放回了盒子裡,向正生氣的美千子,一個勁在樂的近衛瞳以及一臉迷茫的聖子溫婉一笑:“你們不要誤會,我好像以前向你們師父提起過這種版式,所以你們師父才特意幫我找回來一件吧”

聖子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師父果然還是以前那個正派的師父,果然隻是在從藝術角度在欣賞,兩位師姐都想多了

但美千子就沒那麼好騙了,覺得寧子這是在幫學壞了的師父打圓場,氣道:“那不可能,寧子姐姐你不是會對這種衣服感興趣的人一定是師父學壞了寧子姐姐,你要小心,男人壞起來是沒有底線的,你不能這麼縱容他”

聖子呆了呆,神色又轉向了懷疑,師父真的學壞了嗎

千原凜人無顏再留在這裡了,想搞點h色被家裡的孩子捉了現行,這實在有點尷尬。他剛想找個理由先躲一躲,比如去洗個澡肚子餓了之類的,反正不想留在這裡了,恰巧這時手機響了。

他連忙接了起來,隻聽裡麵傳來了安田慎太郎的聲音,“會長,剛剛收到了樂戶門方麵的通知,他們已經完成準備工作了,明天就會在東京證券市場發起行動。”

千原凜人臉色一正,“我馬上過去。”

“啊,不必,您不用過來我隻是向您通報一聲,明天我們才會按約定進行配合,您現在休息就好,不需要過來。”

“我知道了,我會用最快的速度趕過去”

“抱歉,是我的失誤,我可能沒說清您現在不需要過來,請好好休息就好。”

“這麼嚴重你們等我”

“喂,喂,您那邊是信號不太好嗎”

千原凜人一邊說著話,一邊超級嚴肅的向著女友及弟子們擺了擺手,毫不猶豫就轉身就向外走去隻看他的表情,感覺出天大的事了,不是富士山馬上要爆發就是安心投資可能要破產。

太好了,借機出去躲躲,這兩天就不回來了,隻是

看樣子這衣服白訂了,小情趣沒了。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