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繁体

第四百四十七章 白衣騎士從天而降(1 / 1)

戰前沒能得到放鬆,但計劃不會因為這種事推遲,還是要如期進行的。

第二天是東京證券交易所本周最後一個交易日,本來周五一般交易都相對比較冷清的,因為大家通常都說不好周六周日會出什麼奇葩事,大動作一般都不會選在這一天,但富士山電波放送的股價卻突然有了異動。

和華夏一樣,曰本的股票交易也設有漲跌停板,但不是10一刀切,而是按不同股價區間設定了不同額度的停板幅度,比如100円以內的股票,漲跌停幅度是30円;101到200円的股票,漲跌停幅度是50円

以此類推,停板是分段式的。

而在這一天開盤不久,富士山電波放送的價格突然開始急速飆升,明顯有大筆的資金進場在不計價格地清掃賣盤,很快就把電波放送的股價推高了80円,抵達了封板位置,使電波放送的交易直接被強製中止,進入了十五分鐘的冷靜期讓各方投資者冷靜一下,彆盲目做出判斷,這是東證交對投資者的一種保護。

這突發情況讓東證交內的各方交易員有些吃驚。

富士山電波放送是在二板市場上市的,就是在改製後的東證交保姆部上的市,之前作為新股以及第一家上市的商業電視台的重要持股機構,很受投資者青睞,倒是熱鬨過一段時間,但等市場完成了對其價值的判斷,以及受富士山一係公司內訌的影響,就沒那麼受人關注了,股價進入了盤整震蕩期。

長期投資者可能會喜歡,但不是投機者的好選擇了。

但現在突然有人出來清盤,開始大量購入流通股

這是什麼情況

這時間段,放在另一個世界,東證交剛剛搬完了家,準備啟用全電子化交易,但這個世界存在一定的時間差異,東證交的新交易大廳還沒修好,要再過幾個月才搬家,現在還是用著十九世紀末的老一套,也就是人工交易手工填單,手工報單,手工成交,手工掛價格牌,還是很原始,隻是拿著電腦在當計算輔助工具用。

現在交易大廳裡就擠滿了套著紅黃兩色馬甲的交易員和工作人員,本來還以為今天會是平靜無波的一天,畢竟昨天沒出什麼大事,又馬上周末了,股市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大波動,結果開盤就出了這樣的事,頓時都激動了,瞬間整個交易大廳就沸騰起來,所有人都進入了工作狀態。

乾什麼呢

打電話

在沒電子化交易之前就是這麼慘,你必須在場內放交易員,可不是在公司敲兩下電腦就能買進買出的,結果就導致一線的交易員要弄清某件事就得打電話出去問彆人,不然隻能乾瞪眼。

巨多的人一起打電話,人人都很急,生怕對方聽不清,聲音自然越來越高,直到嘶聲呐喊,真就和養豬場炸了一樣,連成一片比一百頭豬一起叫都響亮,到處都是人在詢問場外情報員以及證券公司到底出了什麼事富士山電波股價突然出現異動,是不是這家公司突然放出了什麼重大利好消息我之前沒收到任何資料,情報部門怎麼說

什麼,情報部門也不知道電波放送還是老樣子,到昨晚為止都正常

混蛋,老樣子怎麼可能突然股價暴漲,他們在吃閒飯嗎

趕緊去弄明白

而少部分交易員則開始向出麵掃貨的交易員打聽情報,這種人工交易,哪家機構在吃貨或是出貨大家基本能判斷個**不離十你們在替誰掃貨準備吃下多少大家也不是認識一天兩天了,能不能透露點情報好方便我們這邊做出判斷

這種交易大廳全麵沸騰的局麵,再過一兩年基本就隻有英美兩國還能見到了,那邊倒是保存了一定人工交易的韻味,而隨著眾多交易員在判斷是不是要跟進或是拋出時,冷靜期很快過去了,電波放送再次進入交易環節,公示掛牌上更是顯出了巨量的買單,來者不拒,就怕沒人肯賣,直接把板封死了,顯示出一派誌在必得的霸氣。

但成交量寥寥無幾,現在這情況明顯是出大事了,手頭沒貨的想混點,手頭有貨的沒弄清之前根本不想賣萬一連著漲好幾天呢,現在誰賣誰是傻子

最後,電波放送就這麼硬是被封板了一天,而交易量全集中在開盤後的前三分鐘。

市場突然異動就代表著大量的錢,銀行、證券公司甚至普通股民都關心,而這家掃貨的證券公司動作這麼急迫,行事這麼張揚,竟然堵在漲停板上吸籌,那就更令人感興趣了,結果真相很快水落石出幕後是樂門戶集團,是山島由貴這暴發戶。

要是這人的話,這行為倒是好理解了,他這人一向很狂妄倨傲的,像是能乾出這種事的人。

山島由貴也沒藏著掖著,被財經記者堵住後很痛快地就說了,他看好富士山電視台的發展,希望能成為富士山電視台的一員,借著這次富士山電視台上市的良機,準備吸納到足夠的股份以便可以進入富士山電視台理事會。

這種事很常見,就是企業間的收購行為,平常得不能再平常了,但這種突然發起收購的行為,一般收購人都會表現得低調謙虛一些,展示出合作的姿態,強調一下雙贏,但山島由貴沒有,隻看表情就能看得出來,這丫絕對沒安好心富士山電視台是電波放送的子公司,電波放送持有富士山電視台的大量股份,那隻要控製了電波放送就能順理成章進入電視台理事會,而且成本較低,畢竟電波放送是在二板市場上。

大手筆啊,外界反應先不說,富士山電視台第一個先急了,這明顯就是狼來了

他們先是迅速分析了之前市場上的流通股去向,頓時大驚,山島由貴這條惡狼八成已經偷偷吸籌好久了,手裡已經攢了不少電波放送甚至電視台的股份,今天的行動隻是圖窮匕見

他們接著又緊急聯係了鹿田信平,詢問鹿田家族所持有的股份怎麼樣了,而鹿田信平拒絕回答,表示他們怎麼處理自己家的資產,不關彆人的事,更沒有告知義務。

富士山電視台頓時秒懂了,這幫敗家玩意兒八成不是已經簽了協議,就是已經動了心,正狂奔在簽協議的路上

真的是群敗家玩意兒啊,你們經營不好活該滾蛋,又不是以後不給你們分紅了,你們用得著放條惡狼來報複我們嗎

公司可是你親爺爺一手創建的,你就不怕你爺爺夜裡找你聊聊

但罵歸罵,富士山電視台的理事會確實也管不到鹿田家族怎麼處理私產,瞬間就知道富士山電視台要麵臨一個大危機了把山島由貴放進來,隻看那家夥以前的行事手段就能知道,大家八成都沒好果子吃

為了不被邊緣化,必須將這條惡狼趕走

富士山電視台和電波放送的持股管理層們聚在了一起,開始討論要不要啟動之前就製定好的防禦計劃,包括動用儲備金回收流通股、將樂戶門告上法庭等等,甚至不排除動用毒丸計劃,將電波放送掏空,就給山島由貴留下個空殼子。

但這些防禦計劃都有一個問題,就是很容易和樂戶門兩敗俱傷。

樂戶門家大業大,資本雄厚,還占了先手,還極有可能勾結了鹿田家那幫內賊,已經占儘優勢了,而富士山一係原本就在鹿田家的經營下有些頹勢,又經過了一場內鬥,現在情況並不樂觀,經不起再來一次兩敗俱傷。

他們在周六周日整整討論了兩天,還是決定哪怕大家都一起死也不能投降,準備和山島由貴拚了,但冷不丁事情出現了巨大的轉機白衣騎士從天而降

在防止惡意收購時,“白衣”這個詞並不罕見,敵方資本太厚,自己很難通過搶籌的方式阻止對方擴大股權,那麼就召集了盟友一起上去搶,相當於股市裡麵的群毆我自己是打不過你,但我叫上兄弟一起來揍你,你識趣的趕緊離開,饒你不死

而“白衣”又大致可以分成兩類:白衣護衛和白衣騎士。

白衣護衛就是單純的盟友了,除了守望相助之外彆無所求,經過了激烈的籌碼爭奪後,在扣除了自己因此承擔的損失,多半會把股份再通過種種途徑還回去,並不會借機跑進盟友的地盤,參與盟友以後的經營。

而白衣騎士就是有代價的了,幫著打跑了入侵者,作為受到幫助的“國家”,怎麼也得給個公主意思意思吧

國家之間講求國家利益至上,公司之間也講求公司利益至上,沒什麼是無償的,相對於白衣護衛來說,反倒是白衣騎士在惡意收購案中更常見。

通常,白衣騎士往往會因此得到一部分股權,在受幫助的公司有了一定發言權,隻是相對於入侵者來說,白衣騎士沒那麼有害,更值得信賴,起碼不會把好好的一家公司拆個七零八碎,吞掉精華,彆的賣了股市上那麼多借殼上市的公司,殼子大多就是這麼來的,基本都是惡意收購犧牲者的遺物。

隻是富士山一係的公司並沒尋求白衣騎士的幫助,主要是一時找不到,這白衣騎士真就是沒頭沒腦跑來的。

周一一開盤,富士山電視台委托的券商剛準備出手,突然好幾個席位搶著集體掛出了大量的買單,和樂戶門所屬的券商一起又把電波放送的股價推上了漲停板,等於替富士山一係的公司出錢開始和山島由貴展開了資金對耗來啊,咱們比比誰錢多,反正現在也沒人賣,咱們倆把股價頂到天上去,看看誰先受不了

當天,電波放送又被封板了一天,成交量寥寥無幾,明顯一眾股民或是投機機構,真準備等著股價上了天再說。

能賺一百萬,為什麼要去賺十萬呢,長線是金,短線是銀,沉不住氣在股市上就是個肉包子,絕對有去無回。

不著急,現在電波放送明顯是塊風水寶地,隻要手裡有籌碼,必然可以大賺一筆

當然,一眾交易員對這股突然殺出來的勢力也很好奇,能遇到這麼大規模的惡意收購就很難得了,還打得這麼激烈,眼看就要比拚內力不死不休了,實在令人興奮。

他們紛紛猜測富士山電視台請了誰來救場,但富士山電視台自己是清楚的,這人當然不是他們找來的,也開始積極尋找真相有一條惡狼就夠倒黴了,難道還有一條

而謎底很快揭開了,這從天而降的白衣騎士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竟然是關東聯合第二大股東安心投資公司,其代表人是國民大師千原凜人。

所有人一時都陷入了困惑之中,千原凜人沒理由出手幫助富士山電視台吧,他們不是競爭對手嗎這會兒他不落井下石就算好的了,怎麼幫起忙來了

但鐵證如山,資金來源兜兜轉轉之下,好像是指向安心投資沒錯,而更要命的是,有財經記者拍到了鹿田信平和千原凜人私下會麵的照片,很明顯千原凜人在想辦法說服鹿田家族把股份出售給他而非山島由貴。

這明顯是在搶奪山島由貴快要到手的勝利果實,但千原凜人身為關東聯合製作局的局長,他拿這些股份不但沒用,反而有害,難道真是善心大發在幫助富士山電視台這個競爭對手難道他是傳說中騎著白馬的九世善人,吃他一塊肉就能長生不老的那個

令人費解啊

還有內幕,必須接著挖

很快,關東聯合最近的事也被公布於眾了,眾人頓時恍然大悟,千原凜人這是準備叛逃了,所以才和山島由貴那暴發戶爭了起來。

仔細一想也能理解,千原老師是關東聯合的大功臣,結果卻得不到公正的對待,有人要把他晉升之路堵死,而他是多麼剛烈的人,肯定覺得傷心受了委屈,自然不會再留在關東聯合受那份氣了,離開是情理之中。

而且,富士山電視台也是和他沒有仇怨的唯一一家私營電視台了,他也隻能這麼選擇,這決定沒錯。

看樣子,電波放送以及富士山電視台的股價還要漲啊,大家捏緊點,彆輕易錯過了這個天賜的發財良機

各機構和股民們都明白了,富士山電視台也搞明白了,但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表態。

山島由貴不是個好東西,他跑來惡意收購那必然有什麼招就上什麼招,非和他拚個你死我活不行,但千原凜人突然跑來了

仔細想想,這好像不是壞事啊

當然,這人年輕,能力也強,必然有著絕大的野心,進了富士山電視台肯定不會安安穩穩,十有**想著高位,甚至有統領富士山電視台的想法,不然也不會和關東聯合的大派係們鬨崩了這種人才,隻要能容忍,誰有病會和他起衝突,把女主播名單直接送過去才對。

但無論從個人風評來說,還是對企業未來來說,讓這人進來肯定比讓山島由貴進來強,起碼他進來了,富士山電視台還是富士山電視台,肯定不會被拆成一地零碎,甚至反而會因此更加壯大,重新恢複七十年代的收視霸主地位。

要是沒有山島由貴這惡狼,能不能允許讓他進來確實不好說,但現在惡狼已經堵在門前,正急需幫手的時候,那讓他進來幫著打跑山島由貴,好像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最多他來了以後,大家尊著點他嘛,以他的財力和能力,尊著他好像也沒什麼他本身就是收視圈子裡的至強者了,本來就該尊著他的,沒毛病。

富士山電視台以及電波放送又激烈討論了兩天,竟然不打算對千原凜人跑來搶股份發表意見,直接默許了,甚至還有兩名股東在麵對財經記者采訪時隱隱表達了歡迎之意,希望在未來能和千原凜人取得雙贏,必要時甚至可以幫著說服各大股東多多少少都讓點股份出來,免得他爭不過山島由貴。

一眾券商和交易員歎為觀止,真感覺開了眼界了,還是第一次見到被收購的公司搶著開門放行的,好像生怕對方不高興甩甩手又走了。

而這兩天的時間,搶籌碼的遊戲也不僅限於在電波放送了,樂戶門是互聯網暴發戶,安心投資是大型私募基金,雙方都財力雄厚,戰爭逐漸擴展到了主板市場,在富士山電視台這支股上又打了起來,連續把富士山電視台的股價推上漲停他們倆乾起來已經是人人都知道的事了,賣的人不多,但富士山電視台的股價數倍於電波放送,消耗資金仍然不小,雙方成本肯定在急速攀升。

爭奪越來越激烈了,同時雙方嘴巴也沒閒著,在櫻島電視台的采訪中,山島由貴雖然顧忌著身份,沒有破口大罵千原凜人是個沒事跑來給人添亂的王八蛋,但冷譏熱諷根本沒停過。

而千原凜人也是超級有名氣的噴子,從劇評人一路噴到學院賞執行委員,戰績相當不錯,根本也沒客氣,借著關東聯合的新聞訪談節目,風度翩翩的給予了回擊,很懷疑山島由貴懂不懂經營電視台,是不是在仗著資本雄厚就在胡作非為,倒是幫著新聞部門好好拉了一波收視率。

於是,這事兒更熱鬨了,很快就不僅股民在關注了,連普通民眾也都看起了熱鬨。

曰本年輕一代兩位至強者,這時代的兩位草根崛起的勵誌偶像打起來了,又涉及到數千億的資金,真是太雞兒刺激了,真的想知道到底誰會贏

雙方各有支持者,比這兩個當事人還激動,在各種渠道吵成一團,十分熱鬨。

一周的時間過後,不但富士山係公司的股價紛紛翻了一番,這事都成了千原和山島的名譽之戰了,不僅僅是財經新聞,而是全國性的大新聞,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雙方更是明顯打出真火了,不但拳拳到肉,互噴猛烈,甚至還開始呼朋喚友,有往群架方麵發展的趨勢,畢竟搶到這種時候了,成本越來越高,就算雙方都有錢也開始吃力了,必須尋求其他人的幫助。

今天樂戶門宣布短期融資成功,明天安心投資就公布有人注資,雙方都顯現出一派勢在必得之意,不掐死對方不算完。

鹿田家族手中的股份也因此格外重要了,無數人把羨慕的眼光投了過去,感覺他們真是天降橫福,手裡的股份八成要溢價到沒邊了,而鹿田家族的表現也符合眾人的猜想,明顯開始蛇鼠兩端起來,今天見見千原凜人,明天會見樂門戶高層,很像在待價而沽,想著要謀取最大的利潤。

傳言也因此四起,今天有人說鹿田家族已經和千原凜人達成了協議,正走程序把股份轉讓給他,明天又有人聲稱山島由貴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股份實際已經到手。

爭鬥真的很激烈,倒是富士山電視台傻了眼。

這什麼情況,打著打著和我們無關了嗎

不過他們也不介意,相反還很欣慰。不用他們動手就打跑了匪徒自然是再好不過了,不然真拚資本他們也拚不過山島由貴,大概也就隻能用惡意收購、違反放送法等理由去起訴他,或是乾脆啟用毒丸計劃,自殘來打消山島由貴進攻的**。

現在情況就很好,說明千原老師真是個好人啊,當白衣騎士都這麼給力

加油,我們等你勝利的那天給你慶功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