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繁体

第四百四十八章 魚已經上鉤了(1 / 1)

富士山一係的股票一天一個價格,有漲無跌,直上雲霄,讓人恍若回到了十年前那個最美好的時代——從全國重建、經濟複蘇到泡沫經濟,曰本的土地價格翻了70倍,股價平均翻了100倍,單股最高的一位翻了3000多倍,從1.05円每股達到了3100多円每股,是家超神奇的製筆工廠,專門生產圓珠筆。

不如此,不足以稱為泡沫,不足以體現那種陽光下的奪目璀璨,絕對是個曰本曆史上的小奇跡。

當然,富士山一係的股價漲幅想破曆史紀錄肯定是不可能的,那個時代不會再來,但因千原凜人和山島由貴這兩位的激烈爭奪,富士山一係的股價翻個十倍不是夢,十五倍也大有可能,甚至二十倍也能想想,畢竟從目前這兩位亮出來的肌肉來看,這兩位都非同一般的強壯,絕對能打出驚天動地的效果。

在泡沫經濟破裂後已經很少出現這種事了,所有投機者都喜歡他倆——在不知道他倆陰謀的前提下都很喜歡他倆。

計劃進行得很順利,戲演得很逼真,他倆是衛生紙盟友,雙方的交情其實不會比單層衛生紙厚多少,拿來擦屁股保證能擦出一手翔,互噴起來真情切意,扔出去的也是真金白銀,演得絲毫挑不出問題。

這是一部以現實社會為舞台的好劇,主創編劇千原凜人,分集編劇山島由貴,主役也由二人親自上陣擔當,陣容可謂超級豪華——沒有劇組可以一次性請到兩位時代驕子一起構思一起出演,這劇絕對獨一無二。

觀眾們沉浸其中不自知,全信了,包括關東聯合上上下下所有人,沒有任何人懷疑這件事其中還有著什麼彆的貓膩。

君不密則失其國,臣不密則失其身的道理,千原凜人懂,這事和村上伊織無關,她也幫不上忙,千原凜人連她都沒告訴,她以下的千原係成員自然更加一無所知,但已經開始收抬包袱了,準備跟著首領搬家去富士山電視台。

沒什麼大礙,在哪都是做節目,等去了富士山電視台再調轉槍口乾掉關東聯合,情況就恢複正常了,甚至有可能會更好。富士山電視台自己已經將頭上的婆婆趕走了,自家首領過去了上升空間更大,他們這些人自然更方便水漲船高。

不破不立,不是壞事,千原派上上下下依舊情緒穩定,甚至已經開始私下串連,準備把用熟用慣了的一些普通員工也裹挾走。

偶像大聯盟中的偶像經紀公司一向以千原凜人馬首是瞻,現在也是如此,已經積極行動起來,開始和富士山電視台接觸,也是一派要把家搬去富士山電視台的樣兒——娛樂記者拍到了LOI公司的員工多次帶著東京50不同小隊出入富士山電視台的畫麵,疑似已經在拜山頭,開始熟悉那邊的基層工作人員。

現在偶像大聯盟如日中天,養成係偶像都快一統偶像界了,天然就能帶來巨大的收視群體,要跑了,關東聯合必然收視大降,但關東聯合雖然持有一定的股份,不過因之前誌賀步過於保守的態度,使其持股數量不足5%,一旦和千原凜人翻了臉,也就徹底失去了話語權,根本無力阻止。

大批正在放送圈活躍的人氣演員在麵對記者時,話裡話外的意思也有點變了,紛紛覺得富士山電視台前景可期,要是邀請自己出演的話,以前自己是很忙的,日程不好安排,但現在好像有點時間了,完全可以坐下來商量商量。

甚至韓國的SBS電視台都冒了出來,遠遠就像富士山電視台遞出了橄欖枝,似乎猛然發現富士山電視台也是極好的合作對象,大家好像有著不少共同語言,也許將來能談一下海外版權合作之類的問題。

外界對關東聯合的看法集體急轉直下,倒是越看富士山電視台越有霸主之相,紛紛借著現在這灶還不算熱的時候開始往裡塞柴火——這年頭誰也不比誰傻,提前投資大家都會。

關東聯合相關聯的廣告商、加盟台則相反,麵對這種如同多米諾骨牌一樣的局麵,迅速進入了狂暴狀態。

他們是最希望關東聯合保持穩定的人,也是最反對報業集團、第一銀行以及台長派針對千原凜人的人,開始頻繁約見誌賀步等理事會高層,或是規勸,或是提醒,或是抗議,甚至有人都發出了威脅,表示如果這三大派係不顧其他人的利益,非要倒行逆施逼走千原凜人,就彆怪他們以後在任何事上都不再配合!

哪怕三大派係成功了,真將千原凜人趕走了,他們以後也不會再支持誌賀步這個台長!

誌賀步一時被弄得焦頭爛額,但讓他把位子這麼早讓給千原凜人,他實在舍不得,而且江崎壽也不會允許他退縮,他還是得堅定地推進關東聯合組織構架改革,直接堵死千原凜人奪取最高權力的路。

不過,因千原凜人在製作局內大肆清算報社派而引發的衝突倒是緩和下來了,畢竟千原凜人現在明顯是想去富士山電視台了,在江崎壽和誌賀步眼中,他這是已經認了輸,準備退而求次了,那雙方就沒了根本利益上的矛盾,再進行激烈衝突完全沒必要。

至於之前倒了黴的日經報業分流人員和報社派成員,那也沒辦法,神仙打架總得有幾個炮灰,自己節哀吧!

沒人考慮他們的感受……

局麵略微緩和,但千原凜人這邊也沒得安寧,不少人也跑來規勸他,希望他不要意氣用事急著去富士山電視台,隻要他肯讓一步,他們願意免費去當說客,說服江崎壽和誌賀步做出承諾,約定將來一定將台長的位子交給他。

隻是等個十年八年而已,你還這麼年輕,到時也就快四十歲,正是一個男人的黃金時期,依舊可以大展雄圖,真的不必急什麼。

千原凜人婉拒了,時間從不等人,他等不了十年八年了,而且他也不想融入日經報業集團的體係,不想將來有那麼多掣肘。

現在不能做容易的選擇,不然將來一定會後悔!

要麼就借此徹底驅逐江崎壽、誌賀步等人,要麼他就真得和山島由貴拚個你死我活,搬家去富士山電視台了——他倆雖然是在做戲,但實際上是真在搶籌碼,在某種意義上並不是在演,所以才格外逼真。

…………

千原凜人的個人野心、樂戶門集團的互聯網戰略、富士山一係公司內訌的餘波,甚至千原、山島這對衛生紙盟友的互相戒備,全都混雜在了一起,令今年的春季格外熱鬨,關東聯合尤其沒討到好,但收視率並沒有受多大影響。

隻要節目還好看,觀眾就不會離開,電視台誰當家作主和他們沒關係。

在2000年春季檔中,關東聯合還是一派高歌猛進之勢,哪怕千原凜人這一季沒出手,但之前積累下來的優質節目以及已經鍛煉出來的強力團隊,仍然在收視榜單上全麵取得了優勢,甚至還出了兩匹黑馬。

在度過了開季混亂期,各節目收視重新穩定下來後,重獲新生的吉崎真吾、前田利仁以及大編劇三田智久合作的大製作新劇,差點力壓群雄奪得一番,僅僅以微弱差距敗在了另一匹黑馬之下——依舊是關東聯合的節目,近衛瞳和二之前聖子合作的《孤零零的房子》。

《孤零零的房子》利用衛星地圖選定目標,每期探索兩處“遠離人群,孤獨的房屋”,但房子隻是載體,節目的重點集中在人上。

TA是誰?為什麼住在這裡?之前發生過什麼?現在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TA幸福嗎?

這檔節目低成本,偏紀實,沒有明星沒有偶像,就連主持人都不露臉,偶爾隻能看到個背影或是後腦勺——近衛瞳親自上陣去采訪,秉承著認真的態度、謙卑的視角,用聖子苦心推敲出來的問題,以求可以讓觀眾對“孤獨”產生共鳴,從而引發對人生的思考。

不論是孤單生活的老人,還是因各種原因“隱居”的中年人,不論是哪期節目,觀眾們都能在交織的故事中找到可以產生共鳴的、屬於自己的人生觀——關於“幸福”、關於“孤獨”、關於“生存的意義”。

在很多人看來十分不便的鄉野、孤島生活,卻孕育著另一種人間的溫柔和溫暖。

對於被暴力新聞、不安事件充斥的節目圈,對於經濟持續萎靡、未來悲觀絕望的社會現狀,對於“孤獨症”蔓延,很多人都有逃避之心的曰本,這樣一檔明朗的、療愈的、感恩生活的節目就像一股清流,很快引起了觀眾的興趣,口碑發酵速度極快,反響極好。

也許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這節目未必能一直壓製住大製作電視劇,但在口碑如此良好的情況下,收視率絕對不會差到哪裡去。

近衛瞳也因此紅了,圓臉圓眼日常套著導演馬甲,時不時甩甩馬尾的她,製作能力得到了一致認可,終於成了電視節目製作圈裡冉冉升起的新星,被多家相關雜誌進行了專訪,照片更是上了封麵雜誌——聖子不想拋頭露麵,專訪可以,但拒絕自己的照片上封麵,所以近衛瞳才得以獨享。

等雜誌出來後,近衛瞳激動得熱淚盈眶,感覺死而無憾了,火速買了一千本寄回了家鄉,還企圖裱起來掛在客廳裡,但沒得逞,最後隻能掛在自己臥室裡。

不過千原凜人也替她們高興,當年那個傻頭傻腦衝進東京的海女和那個靦腆的老實疙瘩,終於也走出了自己的路,可以在這個行業安身立命,做出一番事業。

自己果然是個名師啊……

寧子、美千子更是給近衛瞳和聖子舉行了慶功會,邀請了一些相熟的朋友,共同恭喜她們取得了優異的收視成績。

聖子老實,沒敢多喝酒,但近衛瞳夠激動,摟著酒瓶就是一頓灌,然後就有點找不到北了。和阪泉泉水吹會兒牛,和津村等人吵鬨一會兒,拉著美千子的手表示這隻是個開始,我要和師父一樣全麵發展,等我的劇本寫完了就以編劇的身份進軍電視劇領域,你來當我的女主角,保證也一樣會大賣。

美千子隻當這阿瞳姐姐興奮到開始說胡話了,也不介意,直接一口就答應了——隻要是阿瞳姐姐寫的劇,不管多難的角色我都會認真演,你放心就好了!

於是近衛瞳更興奮了,上竄下跳,毫無半點穩重,就差一頭頂到天花板上。

千原凜人遠遠看著也沒多管,成功很難,她有資格開心一晚,但也就隻有這一晚了,過去的成績不是成績,今天樂完了今天算,明天她要是還敢飄,直接打她狗頭沒商量。

他笑吟吟舉杯輕呷了一口,然後感受到了手機震動,摸出來看了一眼,接著又塞回到了口袋中,站在陰影中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同樣是個好消息,魚已經上鉤了,山島由貴做事竟然也夠靠譜。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