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繁体

後記(1 / 1)

“師父,你好好看看啊,我真的想拍這個!”

“不行!”

“你都沒看怎麼就說不行,這個企劃我花了大心血的!”

“不行就是不行,到一邊去!”

雖然是小型灣流商務機,但空間還是很大,千原凜人獨自占據著一塊地盤,飛快的翻閱著文件,不時寫寫畫畫,順便應對二弟子的騷擾,而另一邊是旅行團,寧子、美千子、聖子、阪泉泉水以及和泉悠子正湊在一起說笑。

千原凜人現在還是很忙,根本不想離開東京,但特麼的沒辦法,當年為了哄女友答應了每年都要陪她出去轉轉了,現在反悔不了,隻能留了村上伊織這另一隻翅膀在集團坐鎮,自己上了飛機,而和泉悠子是厚著臉皮硬跟來的,這家夥現在正從演員往實業家轉變,手裡不但有一家大型連鎖餐廳,還有好幾家互聯網相關的公司。

她堅信聽千原凜人的準沒錯,抱住大腿就不鬆手了,就連旅行都要摻一腳——混在一起這麼多年了,香火情很濃,雙方公司的業務交集也越來越多,千原凜人也不好意思趕她滾蛋,隻能任由她厚著臉皮跟著。

至於愛子和霧紗本來也受到了邀請,但愛子現在是餐廳主廚,無法隨意離開,而霧紗也是安心銀行的總裁助理了,千原凜人不在,她就得留下隨時關注各方動向,所以也不能來。

不過這些無所謂了,玩又不是什麼正經事,千原凜人根本沒多理會,看資料看得很入神。

他成為台長已經兩年多了,關東聯合依舊牢牢占據著收視霸主的地位,連續拿到了三冠王,而借著電視黃金時代最後的餘輝,他的傳媒集團也初具雛形,目前正上下遊通吃,加強往互聯網方向的滲透,爭取在新時代依舊可以占據主動。

至於山島由貴這門戶網站時代的互聯網霸主,目前的日子並不是很好過。就像另一個時代一樣,他的步子邁得太大了,在得到了富士山電視台的控製權後,很快開始籌備網絡播放、網絡支付、網絡銀行等業務,甚至還想涉足數字貨幣,終於引起了櫻島等民放網以及曰本大多數財團的敵視,目前正在圍剿他。

雙方打得很激烈,但山島由貴身上的汙水已經被潑滿了,主要是他本身就不是一個低調的人,奢侈炫富的行為一大堆,發家過程手段也太卑劣,黑點無數,被人一抓一個準,想辯解都不好辯解。

他也難得放下了傲氣,向著曾經的衛生紙盟友遞出了求援信,而千原凜人也沒猶豫,借著陪女友旅行的良機,很乾脆的就跑了——衛生紙盟友能幫著收屍就夠不錯了,等樂門戶集團倒下了,他還要借機吞掉它的精華,根本就不想幫忙。

打,使勁打,反正他去新西蘭了,什麼也不知道,但關注還是要關注的,“收屍計劃”也要提前規劃好。

這是又一次壯大的良機,不可錯過。

他在那兒翻幾頁寫幾行字,近衛瞳憋了一會兒又忍不住了,委屈道:“師父,你是不是信不過我啊,我現在水平真的可以了,絕對能把你傳奇的一生拍好!”

千原凜人斜了她一眼,擺了擺手,連話都懶得說了。

什麼傳奇的一生?我特麼的還沒死呢,你就惦記著給我拍紀錄片,是不是盼著我早點死了好繼承我龐大的遺產?

趕緊滾蛋,想都彆想,要是讓你拍成了,我管你叫師父!

近衛瞳沒招了,要拍千原凜人的紀錄片,編成委員會也不敢點頭,要求她必須得到千原凜人的許可,但自家師父頑固不化這怎麼辦?

明明是好事的,你人生多傳奇啊,從一個破產退學的年輕人,成為了國民大師、第一大私營電視台的台長、安心銀行的行長,要名有名,富得流油,現在連私人飛機都有了,這拍出來多勵誌,多草根崛起啊,不拍真的可惜!

但千原凜人死活不同意,她實在也沒辦法,憋了一會兒又摸出了一卷“衛生紙”遞了過去,鬱悶道:“師父,我總得做節目,要是不能做紀錄片,那就拍電視劇好了。”

“電視劇?”

千原凜人斜了一眼,看這卷“衛生紙”很是眼熟,莫名其妙接過來一翻,頓時一股中二沙雕風撲麵而來,隻是看著劇本就辣眼睛。

近衛瞳倒是又有了興致,在旁邊說道:“師父,這是我的第一部作品,當初你說了,隻要我能堅持十年,你就幫我拍出來,現在差不多也快到約定的時間了,您看是不是可以啟動這部劇了?”

千原凜人快速翻看了一下,發現劇情沒啥變化,女主角還是日常當竄天猴,一竄就是四百多集,後麵還有大電影的規劃,要到了大銀幕裡接著竄,頓時頭皮一陣發麻。

特麼的都十年了,你還沒忘了這事?

正常人不是早該把這種最初作扔進垃圾桶了嗎?

你師父攢點名聲也不容易啊,好不容易才混成了傳奇,你這是要一次性幫你師父敗完了嗎?

他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而近衛瞳等了一會兒,催促道:“師父,你覺得怎麼樣?我都想好了,我出任編劇兼製作人,你來當導演,師姐當女主角,聖子醬出任台詞編劇,咱們千原流全體出擊,保證能震驚全曰本!”

千原凜人還是沉吟著沒說話,思考現在把這二弟子開革出師門還來不來得及——混蛋啊,你坑師父還不算,連自己同門都不放過,準備一勺燴了,真是孽畜一個!

拍這種劇,還不如直接送你師父上西天算了!

但怎麼拒絕呢?當初確實答應過她,也不能把說出去的話撿起來再咽回去,不然師道尊嚴何在?

他猶豫了一會兒,歎道:“把剛才的紀錄片企劃再拿過來我看看……”

能拖一年算一年吧,我當時嘴怎麼那麼欠?

近衛瞳也沒什麼意見,紀錄片她也想拍,立刻把企劃遞了過去,開始滿臉期待的等著,而千原凜人翻了翻,臉都要裂開了,氣道:“這是紀錄片嗎?我當時和阪泉小……”

他說到一半就覺出不對了,連忙回頭看了看旅行團那邊,發現她們沒注意到,還在討論去了新西蘭該玩什麼,這才鬆了一口氣,轉回頭來壓低了聲音罵道:“紀錄片要的是事實,這你不明白?”

近衛瞳倒是理直氣壯,“但大家都是這麼認為的,而且這也是為了收視率考慮。泉水醬也是傳奇級彆的歌姬,您又一直替她寫歌,要說你們之間沒點什麼,彆人也不信啊!”

“那和泉這裡是怎麼回事?”

“哦,這裡啊,她答應每集給2000萬円的製作支援金,足夠製作成史詩級彆的作品了,我覺得讓步一下也沒什麼。”

你特麼的當然沒什麼,你師父的一世清名怎麼辦?

千原凜人直接把企劃案就拍到了桌子上,低聲罵道:“拍可以拍,但必須尊重事實,不準這麼胡來,這些桃色內容全部刪掉。”

近衛瞳很猶豫,“但我全指望這些內容拉收視率了啊,師父!你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平時嚴肅得要命,沒了這些內容,片子就不好看了。”

“這是你要解決的問題!”

“好吧,師父你事兒真多,本來這些事大家在背後就傳來傳去的,拍不拍都一樣……”近衛瞳屈服了,準備回去改企劃,但望了望旅行團那邊,腦袋一伸,又小聲問道,“師父,紀錄片按您的要求拍,這沒問題,但那邊怎麼解決?”

“什麼那邊怎麼解決。”

“就是泉水醬,師姐和聖子她們啊,泉水醬整天宅在家裡,要不是這次我非要她來,她都不肯出門。師姐年紀也大了,你沒發現她最近又開始和寧子姐姐鬨彆扭了嗎?聖子醬也是,整天抱著本書,誰都看不上,師父你說這該怪誰?”

千原凜人一時無話可說,我一直潔身自好,正派得不能再正派了,這難道還得怪我嗎?但……

“師父你果然在苦惱啊!”近衛瞳眼睛一亮,狗頭軍師靈魂瞬間附體,狗頭一伸就神秘道,“師父莫慌,我有一計!”

千原凜人也沒和她客氣,沒好氣道:“有屁就放!”

狗頭瞳不在意師父的惡劣態度,聲音壓得更低了,小聲道:“師父你知道嗎?阿拉伯國籍可以娶四個老婆的……”

千原凜人伸手就把狗頭推遠了些,眼中全是鄙夷——這是名額不夠的事兒嗎?現代社會想多吃多占,哪有那麼容易!哪個正經女孩子能接受和彆人分享老公?

這二貨果真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不行嗎?”近衛瞳有些失望,但沒放棄,她還是站在千原凜人這邊的,絕對是千年難得一遇的好狗腿,努力想了一會兒,狗眼一亮,“師父,我還有一計!你讓機組人員做做手腳,讓飛機迫降在荒島之上,對外失聯一段時間。到時咱們當一段時間野人,在互相扶持之際,有些事就順理成……”

她話還沒說完,飛機猛然抖了一下,接著就劇烈顛簸起來,差點把她晃得飛出了座位。她連忙係安全帶,但眼睛四處望著,臉上全是驚愕——啊咧,難道這是天意,是神明的意誌,真要迫降荒島當野人了嗎?

天意不可違啊,她都不等安全帶係好,連忙就要催師父下定決心,但剛轉過頭就被打了個眼冒金星——千原凜人卷著企劃案根本沒和她客氣,照著她的狗頭就開始打。

讓你烏鴉嘴!

讓你烏鴉嘴!

讓你烏鴉嘴!

坐著飛機你說迫降,瞎雞兒出餿主意,真要是迫降荒島了,第一個就把你烤來吃!

(全書完,草稿於2020年8月17日)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