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繁体

第2章 當不了小白臉子(1 / 1)

“是流血了嗎?這麼多血?”陳旭渾身濕漉漉的,漂亮女人撲進他懷裡摸到濕黏黏的,頓時臉色都變了。

雙手又是一陣上下摸索!這麼濕?這麼多血?完了……打電話,叫救護車!

陳旭又是一臉懵逼,很香很軟小手兒真是會亂來,隻是這確定不是要訛上他吧?

“你摸夠了嗎?”陳旭嗤嗤乾笑,一把抓住了漂亮女人的小手兒。

“啊?你,還能說話?”漂亮女人慌慌張張的從陳旭懷裡爬起來。

隻是腳下高跟鞋不穩,一下又摔了回去。

在陳旭懷裡又是一陣“摩擦”!

陳旭心好累,隻能抬手抓著這女人的手臂,連扶帶抱抓著她一起站了起來!

酒精夾雜著女人的體香撲鼻,柔軟的身體幾乎掛在了陳旭身上。

“咱倆到底是誰撞了誰啊?”陳旭似笑非笑,懷裡如醉貓似的女人,好容易才從他懷裡掙紮出來站穩。

這時陳旭才看清了這女人的臉,二十七八歲模樣,五官精致,貴婦氣質十足。

或許是因為醉酒,此時的她看起來,高貴裡更多了些楚楚動人。

很漂亮,陳旭吧唧了下嘴!

“對,對不起啊!你放心,該去醫院我送你去醫院,該賠償賠償,我不會賴賬!”漂亮女人這時才看清了,陳旭身上那不是鮮血!

鬆了口氣之餘,她也是微微有些震驚,聽動靜也應該撞得不輕,但眼前這家夥,似乎並沒有什麼大傷?

陳旭咧了咧嘴剛想說話,卻聽一陣陣發動機轟鳴聲由遠而近,接著便見數輛黑色轎車呼嘯而來!

漂亮女人微微皺眉,往後退了半步,看著轎車停在眼前。

轎車上下來紮莽壯漢七八個,為首的西裝男走到了這女人跟前,彎了彎腰道:“蕭小姐,張先生請您回去!”

“告訴張元,我有事要辦,沒空去。”漂亮女人眉角上揚,頓時多了一股淩厲的氣場。

“蕭小姐,請不要為難我們!您有什麼事情,我們願意代勞!”西裝男沉聲道。

“你們代勞?我蕭一妃要去跟男人上床,你們也要代勞?”漂亮女人似笑非笑說道。

陳旭有些驚訝的看了眼蕭一妃,此時的她麵不改色說出的話,跟她的形象簡直大相徑庭。

原本有些慵懶性感的貴婦氣質,此時竟是像一團火辣辣的太陽,熱烈奔放又燙手!

西裝男哪兒敢接話,目光掃過她身旁的陳旭,輕咳了一下:“如果蕭小姐要辦的事情,跟他有關係的話,我可以請他一起回去!”

陳旭一臉懵逼,指著自己的鼻子:“我?”

西裝男沒有說話,但神色卻已經說明了一切。

“合著你們是給女大王抓麵首呢?看中就拖走?”陳旭不耐煩的嘟噥了句,扭頭看向蕭一妃道:“咋的啊女大王?你負責撞倒,他負責拖走,商量好的啊?”

蕭一妃被逗得噗嗤一笑,隨即深看了陳旭幾眼!

畢竟眼前這些紮莽壯漢成排,一般人就算不被嚇尿,也多少有些犯怵。可眼前這小子卻鎮定自如,還能說笑!

“當我的麵首不好嗎?”蕭一妃笑得嫵媚。

陳旭翻了個白眼:“鋼鐵直男,當不了小白臉子!”

“哈哈哈……”蕭一妃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兩人眉來眼去,放在西裝男眼裡,倒是有了主意。更覺得抓了陳旭,蕭一妃就非跟他們走不可了。

西裝男鎖定了陳旭,朝著身後的人一招手。

一群人腳步挪動,很有章法的將陳旭半圍了起來。

蕭一妃沒想到西裝男是當了真,俏臉微微一變色:“張德海,你今兒敢動他,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蕭小姐不跟我們回去,我一樣得兜著走!所以隻好得罪了!”西裝男一擺手,手下七八個壯漢直接朝著陳旭圍了上去。

陳旭摸了摸鼻子,哂笑了句:“就這麼霸道?難道不需要問一下我前因後果?以及我是否願意去?”

“嗬嗬……”西裝男冷笑,幾近於看白癡的眼神看了眼陳旭。

他不知道是該同情陳旭沒眼力見,竟然敢沾染蕭一妃這樣的女人。還是該嘲諷他的不自知,在他們麵前,陳旭憑什麼反問?

“張德海,你以為張元保得住你?”蕭一妃秀眉緊蹙,但此時局麵她似乎除了威脅西裝男,再無辦法。

說話間,隻見四五個壯漢已經在西裝男的授意下,朝著陳旭撲了上去。

陳旭不慌不忙的後退了半步,聲音裡多了點躍躍欲試,嘟噥了句:“正好拿你們活動活動筋骨!”

說話間,他已經輕巧的躲開了迎麵來的拳頭,像是一隻敏捷點加滿的狸貓,輕易就躥到了來人身後。

不等人反應過來,陳旭已經一腳踹在了丫的後腰,巨大的力道讓這家夥踉踉蹌蹌前衝了幾步,一個狗吃屎摔倒在地。

“靈敏度,爆發力都比以前差了不少!”陳旭吧唧了下嘴,自言自語了句,如果是以前,這一腳已經能送出個二級殘廢了。

不過現在這貨也不輕鬆,腦袋先著地,一排牙都磕掉了,腦漿子摔糊了一般,掙紮了下愣是沒爬起來。

陳旭一擊得中,很快找到了身體的協調感,隻見他如魚遊水,滑不留手的穿梭在這幾個壯漢之間。

“這小子紮手,注意點!”

有人喊了句,他們也是紛紛收起了最初的輕視,合圍而上。

他們都是訓練有素的保鏢,出手間自有章法。可陳旭就像是泥鰍,又滑又浪,他們根本無可奈何。

倒是陳旭左一拳,右一腳,如狼入羊群,沒一會兒就放倒了一片!

前後不到兩分鐘,地上就多了四五個二級殘廢。

西裝男滿臉震驚,他帶來的雖然不是一等一的高手,但也算保鏢裡麵高素質的!

看陳旭的模樣,普普通通,誰能想到竟是個練家子?有這般厲害的身手?

西裝男擦拳磨掌,皺著眉頭猶豫是否要上前一試。

陳旭活動了下脖子,臉上也多了些許不耐煩:“老子很煩你們這種自以為是的玩意兒,你今兒敢動,老子就敢打斷你的五條腿!”

低沉的聲音在夜色裡有種格外的穿透力,西裝男抬頭對上陳旭的眼睛時,莫名心底一慌!

他感覺陳旭真的能說到做到,那雙眼睛裡的自信和霸道,像是一個千錘百煉過的戰士才會有。

“識趣就滾回去!”陳旭像是趕蒼蠅一樣揮了揮手。

蕭一妃驚訝的看著眼前一幕,萬萬想不到事情會是這樣發展,這個青年人太讓她意外,也太有意思!

“夠了,張德海,你莫不是以為我真拿你沒辦法了?”蕭一妃嗬斥了句,憤怒已經如撲麵的火焰。

西裝男猶豫片刻,還是選擇了罷休!若是能一擊得中,讓蕭一妃有所忌憚束手就擒也就罷了,可偏偏沒有!

甚至他覺得親自出手,也沒有把握必贏。事情辦不成,還得徹底罪了蕭一妃的後果,他可承受不了。

西裝男深看了一眼陳旭,像是要把他牢牢記住,隨即擺手示意撤走,立馬有人搬了地上的傷殘者上車。

一群人來得快,去得也快!如此有序的一群人,來曆倒是讓陳旭微微好奇。

人都去了,蕭一妃笑吟吟的看向陳旭:“我很好奇,你叫什麼,在哪兒工作,結婚了嗎?”

“怎麼?女王大人還真想抓我當麵首?陳旭,結婚了!”陳旭擺了擺手,笑道了句。

說話間他腳下也不停留,大步流星就離開了現場!

“真有意思!不是池中物,早晚還會再見麵吧?”蕭一妃看著陳旭離開的背影,大喊了句。

陳旭可不想跟這個一看就不好惹的女人有太多關係,也不回答,飛快的走街竄巷,轉進了白家彆墅所在的小區!

雖是已經半夜,但白家彆墅依舊燈火通明!大門也沒關!

陳旭徑直大步流星走了進去,剛進客廳,就見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女子,一臉刻薄冷笑的攔在了他身前!

“你乾啥去了?一個傻子還要學夜不歸宿了?搞得我們不得安寧,討厭死了!我姐嫁給你,我們白家有你這種人,簡直是倒了八輩子黴!”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