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繁体

第1774章 挺身而出(1 / 1)

陳旭一想,明白怎麼回事,換成是我,也是要被質疑啊。

你一個太虛門大師兄,仙道年輕一代第一人啊,無冕之王啊。

連真武道宗出來的一個金丹境的人,都無法鎮壓,那你的能力,還真要被懷疑啊。

估計,當時這一位也很絕望啊。

浩然之氣,就是這麼啊。

強行提升到與你相同境界,相同力量。

拚的就是對於規則的領悟,拚的就是對於神通的領悟。

這樣一來,金丹境界,對於規則的領悟並不多,這樣一來,如何能是對手啊。

隻能說是打了一個平手。

甚至,浩然之氣,霸道無比,破滅一切神通,強撐著打了一個不分高下,陳旭覺得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方圓這種,就是。

據說是真武道宗的大師兄更是如此,從一個沒有任何資質的人,硬生生修成了大師兄,性格堅毅無比,而且運氣奇差無比,以前的時候,幾乎是百戰百敗,但是,這一位,卻是走上了真武道宗大師兄地位,就能見到,這兩位有什麼不同了。

這一位是真的強啊,絕對跟其他人不同。

真武道宗的大師兄,目前還是處於閉關狀態,據說是打算突破到元嬰境界。

但據說是這一位壽元似乎快要耗儘了。

所以,更加珍惜閉關的時間。

方圓和大師兄,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人物。

方圓似笑非笑說道“太虛門說起來,熟悉的麵孔真是不少啊,看起來,這些年,太虛門的弟子都在穩步前進,不像是我們真武道宗,竟然出現陳旭師弟,進入前十之中,而且還是一個劍道天才,看來我們的真武道宗前十弟子,真是差勁。”

方圓這句話看似是誇太虛門,實際上說太虛門太蒼等人打壓後進。

太蒼聽得心裡冒火,其實太蒼倒是沒有想到打壓什麼後進者,這對於他來說沒什麼好處,他也沒想到動手。

說實話,他也想太虛門出現幾個天才弟子,不求像是陳旭那樣天才,但也要差一些,這樣的前十苗子。

結果一個都沒有。

真武道宗蟄伏這麼多年,如今,終於算是展露出來了嗎?還是傳說中氣運漂移了,導致真武道宗要接掌仙道第一了。

太蒼心中起了一絲感應,這是心中預兆,也未必不是未來景象,他這樣的高手,隨便一個心血來潮,都是不可小覷。

所以,太蒼淡淡地說道“是啊,劍道天才,這樣天才的確很厲害,但強大如同太白劍宗那又如何?”

“最後還不是一個落了一個煙消雲散的結果。”

“所以說,宗門最後還是需要一個穩字,而不是什麼勇猛。”太蒼冷冷地說道。

“嗬嗬,那就拭目以待吧。”方圓露出一副你隨便說,我不在乎的意思,就是這種,將太蒼氣得不行,這混蛋,實在是氣人啊,如果不是我的刀不夠鋒利,我非要將他乾掉。

看著兩人爭鬥,平陽來了,隻是一副傷心的模樣,站在那裡,給人一種可憐的感覺。

天涯海閣的大師姐,無論是從容貌,還是氣質,都是絕頂一位女子,穿著一襲長裙,站在那裡,就能讓人感覺到你跟他的差距。

她看向平陽,說道“平陽,你怎麼了?”

這一位大師姐叫做秋細雨。

“大師姐,我沒什麼。”平陽柔弱的說道。

秋細雨說道“是不是陳旭,這個人,難道看不上你,平陽,你稍等,我稍後去教訓他一頓,讓他知道’天高地厚。”

“大師姐,不用,真的不用,其實也隻是我的一廂情願。”平陽笑了起來,隻是這笑容給人一種可憐,讓人心疼的感覺。

“哼。”秋細雨瞧了瞧方圓,瞧了瞧陳旭,說道“真武道宗出來的人,都是這種冷酷無情。”

“辜負我們天涯海閣的人。”

天涯海閣有年長一點的師姐說道“咱們二師姐,曾經就是喜歡方圓,隻是一直被方圓拒絕,聽說二師姐幾次為了方圓陷入險境,結果,這個方圓一點回報都沒有。”

這一位師姐恨恨地說道“就是這個家夥害的咱們二師姐目前還是處於養傷階段。、”

天涯海閣的弟子,看起來還是比較團結。

對待外人還是一致向外。

仙道大會之中,天涯仙尊根本沒有出現,或者是懶得出現。

天涯海閣大長老直接負責組織實施起來比試。

這是仙道大會最為正題節目。

太虛門見此也不客氣,直接跳出來一位弟子挑戰平陽說道“平陽師姐,小弟徐子川,修煉到金丹境,請師姐指教。”

按照仙道大會的規矩,主辦方,挑戰,或者被挑戰,除非是傷重,否則是不能拒絕。

見到這一幕,秋細雨看向太蒼說道“太蒼,你什麼意思?”

這一位徐子川可不是什麼普通師弟,而是太虛門十大弟子之一。

這一位上來,不是吊打平陽嗎?

還要比試,這明顯就是欺負人。

太蒼眯著眼睛說道“怎麼,難道道友要來討教兩招嗎?這麼說,我太蒼倒是歡迎之至啊。”

打方圓成問題,但跟你交手,還不是問題。

平陽見此,咬著嘴唇,就要站出來,誰知道,卻聽見一個晴朗的聲音響起來,說道“徐子川,徐師兄,何必挑戰女人,我知道師兄目的是我,既然如此,我主動站出來。”

陳旭走出來,悠然說道“按照仙道大會的機會,挑戰的時候,進入擂台之中,無論你擁有的是道器是什麼級彆,除非是絕品道器,否則隻能發出絕品寶器的力量,既然如此,我就跟徐師兄玩一玩。”

“沒錯,仙道大會,考較的是雙方修為。”徐子川看著陳旭走出來,也放棄挑戰平陽的想法,欺負一個女人,那算什麼。還不如說是跟陳旭拚一個高下。

這對於自己的名聲也是極好的。

看見徐子川放棄了挑戰平陽,秋細雨輕哼一聲,瞧了瞧陳旭,心道,還算是一個有擔當的。

秋細雨看向方圓說道“這一位師弟,比起你可是強了很多。”

“額。”方圓摸了摸鼻子,覺得有些尷尬。

平陽隻是癡癡地看著陳旭。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